1. 言而有信,说到做到的名言警句 - 爱情美文网
      美文, 日志, 情书,伤感文章在线发布: 在线投稿
      一起文章阅读网 > 文章 > 亲情文章 > 文章内容

      母亲

      作者: 小桥流水 来源: 一起文章阅读网 时间: 2020-12-28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    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。 她今年七十二岁,其实在今天,七十二岁的老人,  身体大多还挺好,  但去年,我母亲去百米外的菜园,也要歇上几歇。

      我便时常提醒自己, 每周回老家看望父母一次, 烧餐饭给他们吃。在我洗菜烧饭的时候,母亲常常向我说起以前的事, 就像小时候她烧饭我添火的时候,  我总喜欢说学校的趣事。不同的是: 现在母亲说的时候, 我往往不耐烦,   或是耐着性子听,以前我说的时候, 母亲劳累了一天,也总是很高兴地在听。

      小时候的年代穷, 小时候我家更穷,   家中四个人上学, 爷爷奶奶去世的早, 家中也少了帮衬。  那时候盼着过年或过节时村子里有人家杀猪, 杀猪的人家头天晩上便挨家挨户去问本村人明天打算买多少肉,年底结账。记不清是哪一年了,   也不记得到底是端午还是中秋,出了五服的二婶家杀猪,  我们许多小伙伴早早地去看, 看到了猪的气急败坏,看到了猪的垂死挣扎,看到了猪的无助哀嚎, 但我们一点也不怜悯它的悲惨遭遇,因为我们看到的是红烧肉。一斤,两斤……二婶家的猪肉越来越少,小伙伴们一个一个的跟在他们父母后面,屁颠屁颠的回家了, 我从二婶家和我家来来回回跑了几次,母亲还是没有回家。 最后,只剩下零星的痩肉和像猪油似的白花花的肥泡,我再也没有了跑的劲头, 垂头丧气地往回走。

      在我坐在地上用树枝漫无边际地乱画时, 我看见母亲挑着担子从小山路上走回来了, 母亲看到我很沮丧, 说,“ 四子,去二婶家看看可还有肉, 说赊一斤。 ”我一蹦而起, 想着还有那么一点瘦肉飞快地跑着,争分夺秒,风呼啸地从耳边吹过。 “ 大嫂也真是的, 早不让你赊, 现在只有肥泡了, 你可回家问问还要不要。 ” 二婶埋怨着说。我很迟疑,  即使是肥泡也应该比冬瓜好吃吧,但我又怕买回家挨骂,毕竟那算不上是肉, 最终我还是犹犹豫豫地赊了一斤回去。

      一路上, 心里惴惴不安。

      锅里, 香菇烧肉已经香气扑鼻了, 我关小了火,母亲笑着说,“那个时候,谁家杀猪,我都在地里多做一会儿再回家,尽量少买肉, 不然, 哪有钱供你们四个上学。”  

      那个时候, 父亲在外打工。 田里地里的农活都是母亲一人,有时候为了躲农活,我们只要捧着一本书,  装着读书的样子,母亲便一人扛着锄头或是耘耙,或是挑着粪担,去田里或地里, 一家六口的责任田便是母亲一人的责任。 母亲很瘦小,  刚工作的前几年,  有一次回老家,正在给大伯卖农药的父亲告诉我,母亲去田里给中稻打药水去了。 天,很热!我赶到我家的中稻田, 大声呼喊着, 田里传来母亲的回应声, 看不见身影,只是听见那淹没在中稻里高高的稻杆里的声音。 

      最近,我常回家, 其实每次回来不知是忙里偷闲还是满足自己一颗尽孝的心。早晨,  我刷好牙洗好脸, 走进厨房,每次母亲都是一手掀开锅盖, 一手端起锅中不知热了几次的蛋炒饭,年迈的母亲端着蓝平碗的手,一颤一颤的; 我接过, 心,一颤一颤的。 

      四十年前,  我拼命挤进母亲的躯体,十个月后,一把剪刀,  一个脸盆,母亲艰难地忍受着无比的痛苦和冒受着生命的危险,带我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, 让我看到了人生的美好。 是啊,  每一对母子相见, 都是生死相遇, 多少年后, 又总归要生离死别。

      所以,  尽孝,让我努力去做的更好吧。 

      上一篇:再难, 也要把孩子带在身边 下一篇: 父母的教诲

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发表文章